• 2010年01月01日

    新年 - [不想说话]

    差点忘记blog的账号密码,

    关于我,关于生活,关于理想

    貌似都没有什么话都讲,

    但现在还是很想呻吟一下,

    在09与10年的交际,

    我留了5滴眼泪。

    小丹姐在遥远的云南发短信来祝福说,

    希望新的一年能找个好男人疼你。

    会有吗?也许曾经有,但也只是曾经。

    慢慢习惯了被工作...

  • 2009年03月15日

    时光将新变旧 - [不想说话]

    时光将新变旧

    我乘坐火车南边去

    途上风景很不错

    前方孤身走的你快乐么?

    找到了花与叶吗?

    踏遍海角,为了找一些答案

    虽知道,船最终还需靠岸……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09年02月06日

    顺其自然 - [不想说话]

    一直倔强的不承认自己的懦弱,就像不愿任何人看到我的眼泪。可我还是阻止不了我的悲观情绪崩溃于某一个夜晚,对现在对未来我的双手空空,仿佛至今还是那个无知的傻女孩,好像觉得永远过不到我的未来,我的未来永远在我步伐前,可不知现在即未来,时光匆匆的划过在你来不及发觉。

    08年我在苏州生活,也许根本谈不上生活,只是生存而已。07年我觉得工作只是维持生活的基本条件,我想这样是疼爱自己的,可从08年我开始虐待自己,这是所谓的迷失吗?还是一种自然的变化?无论怎样我都在接受着并给自己充足的理由...
  • 2008年12月23日

    - [不想说话]

  • 2008年12月08日

    那么一瞬间 - [不想说话]

    每次早上还没完全清醒的坐到电脑面前

    那么一瞬间

    我是曼谷街边卖假劳力士手表的小贩

    我是南方渔村准备去喝早茶的幸福女子

    我是海中跟鲸鱼嬉戏的年轻水手

    我是上个世纪老香港某家针织厂的缝纫工

    我是……

    我想我还是没有所谓的成熟,因为我还是有那么多的梦想存在。

    成熟我想是承认某种现实,脚踏实地的过生活,履行责任。